Tagged: 無法郵寄的信 Toggle Comment Threads | Keyboard Shortcuts

  • 摩凝(M.Chan) 15:45 on 2013/01/02 Permalink | Reply
    Tags: 無法郵寄的信   

    涼風起天末,君子意如何?(2013.01.02) 

       涼風起天末,君子意如何?

        許多夢境我是記不住的,前兩天倒是有一個清晰的。夢境中,我不知如何成為了其中一個群體的一員,然後還有一個對立的群體,整個夢境也就只有這兩方人群,各有許多雞鳴狗盜能人好手。一方算盡一切機關,用極特別的小玩意,用盡各種奢華,或自身美色,來誘引另外一方。在夢中,我們都知道,任何一方只要一人受到對方的引誘而把持不住,這個美夢就會破碎。就這樣,相互挖掘對方的慾望,不斷輪迴。

        12月21日來了,但世界末日沒有按期到來,它失約了,我們還生猛猛地活著,也許已經死去,只是自以為的活著……2012年,我好似只能記住一件事情,我好似徒步走過一遭川藏線,這事情應該是真的,至少還有一些照片,幾個路上認識的朋友的聯繫方式。

       雖然不想,但世界末日已經過了。昨天似夢,明日如幻(有人說過去是夢幻,未來是臆想)。只有這一刻還算摸得著看得見,只是我又常常不在當場,人在這裡,心或者已經穿越了不知多少時空。

        不管如何,我覺得自己應該多點關心死亡這個事情,至少,死亡是不可避免的,它總有一天會來。不過,真希望它來的時候,我正好不在現場,又或者我已經浪費了我應該浪費的生命。沒情趣不是,沒辦法,我越發地發覺自己毛病太多,大大小小的,只是要改也難,已經根深蒂固了。

        有人說我這種老頑固不是地球上的生物,應該回火星去。確實的,反顧過去的日子,除了與玩具零食較真,與學習作業較真,與患得患失較真,與時間較真,與你較真外,我似乎沒有真真正正做過一件拿得出手的事情,也活著不像真正地在這個現實社會中活著一樣。我真討厭,但是有一點是真的,我把我整個的靈魂都給妳,連同它的怪癖,耍小脾氣,忽明忽暗,一千八百種壞毛病。我真討厭,只有一點好,愛妳。

    不在當場·摩凝子
    2013年01月02日

     
  • 摩凝(M.Chan) 22:16 on 2012/06/10 Permalink | Reply
    Tags: 無法郵寄的信   

    徒步川藏線的序(2012.06.10) 

      無論遊記,還是隨筆,都好有一段時間沒寫了。我的這種懶散,好似山中老舊斑駁的石台階,上面鋪滿腐葉或者幹癟灰黑的青苔,已經許久沒有人走過。台階的盡頭原本有一座頂好的庭院,可惜也是一並地荒廢。

      所以有好些不太識得我的人說我是浪子,原因大多是我喜歡旅行,又多少有點記錄,看起來就好像從來沒在家裏待過似的。但盡管我也確實在五道輪回中浮沈流浪,卻是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我的旅行博客的名字就是這個意思,「起風溏•家裏有糖」,向外闖蕩,但心內一貫是向往家的。

      家人是我努力的唯一動力,亦是此生幸福所在。

      再過幾天,我又長途旅行去了,又多了一樁浪子的佐證。這次選擇了純徒步的方式走川藏線,從四川雅安順318國道到西藏拉薩,兩千一百多公裏,大約得走80天。我就把這一程當做心靈的磨練之旅,不過也並不是想要得到什麽額外的獎賞,如果說必定有所追求,那我想把自己一些負面的、破壞性的性格情緒消磨掉,這就知足。

      聽到旅行,便總有人要談論風景,但其實我眼裏早已沒有了風景,心中才有。只要心裏有風景,那處處都是風景。既然如此,只要心靈是真的自由,就算把人關閉一處,就算不讓有太多的活動,也不會有失去自由的感覺。因此可以周遊闖蕩,也可以靜處一室,這樣子還算不算浪子,我自己也不懂自己了。

      悶熱的海邊的蚊子可真不少,不過蚊子要是有吃青草的本事,它也犯不著冒著被拍扁的危險來掙口糧食,只是倒請溫柔些吧。說到悶熱,想起房間裏空調的事來。我那空調原本是壞的,不過有一次插上電源後隔了半個鍾,它自己竟啓動了,雖然不能用遙控器控制風力和溫度,不過大熱天能打開它就夠讓人歡喜。從此,想開空調就接上電源,直到有一次,等了一整天也不見它啓動,以後試過多次都開不了,我確信它是真的壞了。後來又過了一段時間,我閑坐無聊時拿遙控器玩兒,無意間按了開關,卻把空調給打開了,而且所有功能也都恢複正常。這下才醒悟,那段時間插上電源它不會自己啓動,並不是壞了,實際上它是變好了。可見我是多麽懶惰,多麽安于現狀吧,給一個物事貼上標簽,打一個定義,就懶得再給它也再給自己一個機會,也是慣性思維作怪吧。

      這麽思索下去,那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種種概念和定義,有多少是自己打的標簽,有多少又是別人設計好以後教我打上的標簽呢?無法統計,但我通常都沒有給它一個翻身的機會。

      今晚海浪很大,沒有星辰的夜空一片漆黑,究竟這外在世界的一切都是事實的存在,究竟這是真實不虛的我,亦或只是心所變現呢?(一切都似夢一般)我不知道,但許多人比我還不知道。人們活著,卻仿佛永遠不會死亡;臨死時,又仿佛從來沒有活過。

      想妳了,記得妳離開的前一晚,我們也是到海邊散步。那天,仿佛任何芝麻小事都能讓我情緒激動。我們爭吵得厲害,你說什麽,我都極力反駁辯論,後來的一段路我們變得很安靜。你還一直以爲我耍脾氣,其實靜下來後我才知道自己只是舍不得你離開。我猜我是懂得愛的,但卻不善于表達。就是這樣安于現狀,每晚陪著你走很長的路,說或者不說話,還有微風吹拂,還有繁星閃爍,還需要什麽追求呢?

      不想那麽多了,讓這一程旅行開始吧,一個人徒步川藏線,時間會過得很緩慢。

    浪人·摩凝子
    2012年06月10日

     
  • 摩凝(M.Chan) 20:25 on 2012/01/11 Permalink | Reply
    Tags: 無法郵寄的信   

    回家的路(2012.01.11) 

      每次回老家,在高速路口下車,順國道走一二里路,穿過小小的老汪村,鑽出一條長長的暗黑的橋洞後,是一片馬尾松林。過了馬尾松林,原本是一片扶桑林,後來人們以種種華麗的藉口,砍掉了扶桑林,過了這,就是彎彎長長、白白淨淨的沙灘了。

      其實有捷徑可以回到老家的房子,但我更喜歡這麼走,尤其是走過長長的沙灘。這沙灘上乾、濕沙子是一白一黑兩個截然不同的顏色,白的鬆軟黑的粘實。踩著鬆軟的白沙子走路,腳下總是吱吱作響,揚起一把沙子,隨風飄落,像極了一縷漫延的雲綿,只不過一會兒工夫就消散了,除非一把接一把地揚。

      那樣子虛無飄渺,生生滅滅。

      鬆軟的沙子上常能見到昨晚螃蟹打的洞,最大的有女孩的拳頭那樣,斜斜地往地下伸。有時能看見螃蟹出來洞外曬太陽,只是有人影一晃動,人聲嬉笑,它立馬躲回洞內。有趣的是,螃蟹也會慌張,一慌張它就進錯洞,要麼成為不速之客而被其他主人趕回洞外,要麼被小洞夾住,進出不得,可憐巴巴地轉著兩粒大眼睛。

      這種螃蟹我們叫它沙靈,跑得特快,追是追不上的。一般小孩這樣捉它,用小桶裝些海水,灌進洞裏,塌陷的沙子就把螃蟹埋住動彈不得,少花點力氣就挖到它了。

      濕沙灘很平整硬實,吉普車可以呼呼地在上面奔馳。靠著浪花邊的沙子最有粘性,往沙子上畫個圏,取出一整塊沙板,小心翼翼地撫圓滿了,再用乾沙吸掉多餘的水份,做成一個"地雷",戰地雷是我們小時候最愛玩的遊戲之一。三五小孩每人多做幾個"地雷",半乾的沙灘挖一條半米長的戰壕,"一二三",對戰的兩人將"地雷"推進戰壕,誰家的"地雷"挺住了沒散開誰家就贏。

      就這麼簡單,兒時的玩意隨手可得,甚至只是路邊撿來的一根樹枝改裝成的手槍,也能成為玩伴羡慕的對象而特別有成就感,那時光柔軟而愜意。

      從馬尾松林下到沙灘後,踩著細沙慢慢走回老家海邊的房子,聽著海浪拍打的沙沙聲,完全可以進入自己的世界,回味昨天或者享受時下。

      有時候清澈見底的浪花邊上平鋪著密密麻麻的細薄貝殼,踩上去發出貝殼碎裂時的清脆聲響,喀嚓喀嚓地伴著海浪,很容易讓人思想安寧。更妙的是褪去鞋襪,腳底跟它們親密接觸,感受碎貝殼帶來的微微痛癢,瞬間就變回兒童時的無憂無慮。

      浪花邊往上的半濕的沙灘,多半佈滿小鐵珠大小的沙粒,這些都是勤勞的幼沙靈挖洞時搬出來的。沙粒以小小的蟹洞為中心,往外成輻射狀分散,這麼一圈交疊著另一圈,組成整片沙灘,很壯觀。

      而我則喜歡光著腳丫從佈滿的沙粒上踩過,留下一行長長的腳印,看著它等待潮起潮落時的洗禮。

      不緊不慢地這麼走過沙灘,前方老家所在的小鎮成一月牙形,沿著海灣,小鎮不大,萬把人而已。如果是黃昏,身後的海面上准有一輪紅日,把整片天整片海也都染紅了,人們給這地方起了一個“紅海灣”的名字,地如其名。

      紅日慢慢沉淪,不久沙灘就陷入黑暗裏。

      夜色中的浪花尖上有時能看見“海金生”,隨著浪花泛起一波又一波的藍綠色的螢光,如果海水過於平靜,往水面打一個浮石,也能激起一圈圈的螢光,溫馨浪漫。“海金生”也許是海裏會自體發光的浮游生物,我沒有查過資料,今晚也沒有那麼幸運可以看見,只不過,知道它叫“海金生”就足夠了,這個名字能喚回不少大海的記憶。

      冬日夜裏的沙灘有些兒清涼,這時候月亮還沒有升起,認著前方的漁火前行,若是不著急趕路,耳邊的海浪聲會清晰起來,一次又一次輕柔地拍打,沙沙作響。不過我還是加快了腳步,肚子有些餓,潮水也開始漲了。

      上漲的潮水沒過半濕的沙灘,開始將乾沙子打濕,卻沒有完全讓沙子濕透的時候,踩在上面軟綿綿的,一步深陷進去一個腳印洞,走起路來挺吃力的,得趕緊回家。

      當地人管家叫“厝”,棚子底下一個“昔”字,有時候我這麼理解,家是昔日出來的地方。可是究竟哪里才是真正的家,卻怎麼也下不了決心。這個馬上回到的出生的地方,現在只有奶奶和照顧她的人住著,小時候思想簡單,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家。後來外出念書、工作,住的一直是宿舍,這樣的地方心理上沒有歸依感,房間是一律的空蕩蕩不放任何擺設,一味的公式化的床鋪、蚊帳、布衣櫃,談不上家。再後來父親逝世,我在城裡裏購置了一套小房產,接了母親來住,兩年下來總算給折騰得像一個家。只是鋼筋水泥的高樓大廈裏分隔出來的一個個叫為“家”的地方,實在給人太多的壓迫感,倒是像極了蜂巢,一格格地,裏面住著一群群沒日沒夜工作的人群。

      以後一個人的生活有些孤單,心裏念想著有妻兒的地方才算是自己的家。可是就似母親一樣,總有一天伴侶是要離開的,兒女也要向外開枝散葉,那時像留在老家的奶奶一樣,還回到孤零零的一人,又哪里才是家呢?

      家,也許真的是昔日出來的地方,可究竟是從哪里出來的,我又犯嘀咕了……

    回家路上的人·摩凝子
    2012年1月11日

     
    • Amy 21:18 on 2012/01/11 Permalink | Reply

      从来不都是为了路上的风景而不是目的地吗?…生活不也是这样……

      • 宽宽 12:55 on 2012/01/12 Permalink | Reply

        家,一直在你身边,哪怕是母亲的叮咛唠叨。一盏等你回家亮着的灯。家乡的回忆也是甜美的。当下拥有的也是值得珍惜的。去相信爱,去相信那些我们爱的人也会用相同的方式来爱我们。那么处处都是温暖的。

  • 摩凝(M.Chan) 23:54 on 2011/08/06 Permalink | Reply
    Tags: 無法郵寄的信   

    半月背后的夜空,无比地深邃…(2011.08.06) 

    妳:

      半月背後的夜空,無比深邃……今日七夕。

      昨兒閒聊,文蘭說七夕可以看半月,今夜隨眼一瞥,倒是半月背後的夜空,無比深邃,讓我頓入遐思。在以前,妳常常講述過去:小時候、三年前,還有現在的妳。那時候,妳雖然談論心事,卻從不談論未來,妳說未來讓妳措手不及。迴過頭來,那個有妳耳語的過去,已經轉過四季又一夏。時至今日,我們交錯過的軌跡就好像伸到無邊的夜空,從此不再交集。

      妳曾經埋怨我的沉默,用許多淚水。只想告訴妳,妳流出的淚水,先濕的是我的心。也許妳並不曾想像,我不說話的時候,是因為心裏裝着太多的心事,只是怕我們的愛讓妳負擔太重。我的語言蒼白,心卻因為妳說過的每一句話而疼。我記掛妳說過的每一句話。

      妳說妳需要安定,只是宿命漂泊。

      我常常在無人的街燈下念叨有妳的過去,在無盡的街頭,想尋找回去昨天的路。只是時間太匆忙,一旦從昨日裏出來,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,如夢幻一般,如妳一樣。

      妳我就在時間空間的交織裏,我們人生如寄,因此恍惚,因此,迷離。

    月下孤影·摩凝子
    2011年8月6日

     
  • 摩凝(M.Chan) 20:18 on 2011/07/11 Permalink | Reply
    Tags: 無法郵寄的信   

    雨中看雨…(2011.07.11) 

    妳:

      雨中看雨。

      我暫時在一個偏遠的海濱小城工作,除了清新的空氣和鮮美的海鮮,似乎找不到愛它的理由。不過我喜歡這裡的雨,雨下的時候,只要就近避在某個屋簷下,或者,直接讓它淋個痛快。在雨中看下雨的海濱很美,淅淅瀝瀝的雨水之後,是模糊還帶點扭曲的桅杆和晃動的船身,有點兒梵高的油畫風格。記得在城裏,下雨時人們先是狂奔進大百貨公司裏,然後,雨是一個世界,他們又是另外一個世界。

      當然,我喜歡都市,它有便利的設施和光鮮的外表。“只是人們的腳步太過匆忙,而且我猜想在都市陰暗的角落中,定有一些人做一些不想見人的勾當。”Lhasa說。

      神經病才去做這樣的猜想。不過若此刻我真的變成了精神病患,我還是我嗎?

      妳看過精神病患嗎?我看他們除了一直陶醉在自己構造的思維空間裏不出來以外,似乎跟我們沒有太大的區別。他們看到的世界一定與我們不同,可是妳我看到的世界就定是一樣的嗎?至少我知道色盲看見的圖畫與我不同;有眼疾的人看見虛空中的光點,而我們沒有。以前我一直認為這個世界就如“客觀”所反映的那樣,是唯一的,現在我不敢這麼肯定了。也許,十個人就有十個世界,差別細微還是極大都沒有關係,反正不是一樣的。天堂和地獄,都在心間。

      還好,妳我眼如清月,心藏暖陽,所以這依舊是一個美麗的地方。

      若妳此刻失去生命,思想離開身體,四大分離,妳會眷戀誰?如果是妳問我,我會在你耳際輕輕地告訴妳,除了妳,我別無他求。或許,還會使壞,給你的耳廊吹一口暖氣。然後我喜歡你白我一眼,故作嬌嗔。

      從前我走過詩意的雲南麗江;看到過時尚的上海香港;感覺過溫暖的海南三亞;接觸過清爽的杭州西湖;體驗過浪漫的廈門鼓浪嶼;觸摸過古樸的貴州黔東南……走過許多許多地方,看過許多許多美景。可是我依舊沒有完成任何一個目標,沒有走完任何一段旅程,因為重要的是,有人與我分享。我想,這個人會是妳。只是妳還沒有來到我的左邊。

      親愛的,我沒有過去,只有現在,在雨中,我將把妳的手緊握,抱緊妳,吻妳。

      上午,整理了上週渡假的照片,遲一點或者還會寫一篇遊記。下午,有人來說某部門忽悠了我們,誰知道呢,要是真的,我想他們可以開染坊了。

    雨中清荷·摩凝子
    2011年7月11日

     
  • 摩凝(M.Chan) 22:40 on 2011/07/10 Permalink | Reply
    Tags: 無法郵寄的信   

    於時間深處,靜候一人(2011.07.10) 

    妳:

      於時間深處,靜候一人。

      這是Rain同學的一句話,適合此時此刻的我,它可比我自己以往所書所講過的任何一個句子更加契合我的情感。我需要如妳一般的靈魂伴侶。妳出現過,後來走了,從此我只好流浪於生死輪迴的時間長河,在最深邃的思想暗處靜候妳。知道妳會再度出現,妳我靈魂交融,無需言語,無需交流,可知道彼此。

      從前,妳說靜靜地只想聽我說話,或者在話機的那端只是聽我的呼吸,那時候的我還覺得無聊,可是此時,我懷念,那可比任何的財富消費都要奢侈。或許錯過此生,無量劫之後我們依然無法相遇。

      我喜歡寫信和寄信,可惜寫出的信件總是無法郵寄,我只好選擇留在這裡,自言自語。

      這周我回家住了一天,老媽做了許多溫馨牌的美食,不過我不再喜歡美食了,我品嘗過太多,現在只喜歡清淡的素食。或者我心底裏是羨慕出世的,歇斯底里地喜歡荒野的生活,可惜還有愛欲,還有妳。所以此生只好依舊在輪迴裏打滾。宿命如此。不過,下輩子我一定投胎到不丹去,做一尊普度眾生的菩薩去。眾生太苦。

      今天沖涼沖濕了半個身子的時候突然想剃個光頭,重新穿上短褲就出來找剪子,只是找不著,不然今晚就可以換一個酷的髮型了。不過沒關係,我明天會這麼幹的,那會很涼爽。也許有人會覺得好笑,也有人理解不了,更有人不能接受,不過有什麼關係呢,要知道我心裏的清爽可不比頭上的少。所以我說,我一定是孤傲的薔薇。

      星星真美,在夜空天上;芒果很甜,在市井人間。

      這是第一封信,也許我會繼續寫下去,也許不會。

    時間的守護者·摩凝子
    2011年7月10日

     
c
Compose new post
j
Next post/Next comment
k
Previous post/Previous comment
r
Reply
e
Edit
o
Show/Hide comments
t
Go to top
l
Go to login
h
Show/Hide help
shift + esc
Cancel